金韵娇儿官方网站

金韵娇儿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孕妇注意事项 >

龙年给龙宝宝找个保姆就那么难么!

来源: 作者: 点击:
龙年给龙宝宝找个保姆就那么难么! 春节过后,全国各地家政市场十分火爆,多家媒体纷纷报道指出,保姆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香饽饽。《生命时报》记者在走访了北京市多个家政服务公司后发现,虽然年后保姆的月薪普遍上涨了一两成,却依然供不应求,不少雇主甚至

龙年给龙宝宝找个保姆就那么难么!

 

 

  春节过后,全国各地家政市场十分火爆,多家媒体纷纷报道指出,保姆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香饽饽”。《生命时报》记者在走访了北京市多个家政服务公司后发现,虽然年后保姆的月薪普遍上涨了一两成,却依然供不应求,不少雇主甚至由找保姆变为“抢”保姆。

  近几年来,人们对家政服务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需求,保姆已从少数人家的“奢侈消费”逐渐变成“一般消费”,越来越多地走入普通百姓家中。但在当前欣欣向荣的市场背后,保姆行业存在的问题也愈发凸显:人员缺口大,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家政公司乱收费,保姆价格坐地飞涨,单方面毁约等现象频发都引起了社会热议,不少正在寻找保姆的人纷纷无奈表示:“现在雇一个合适的保姆真的太难了!”

  节后保姆市场格外红火

  2月7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西大街某住宅小区内的一个家政服务公司。推开门,坐成一排等活儿做的妇女们,正操着不同口音相互攀谈,客厅里放着的一张大桌子和几部电话,是这家公司业务开展的主要硬件设施。记者提出想找一个专门照顾患病老人的保姆,要求24小时看护。工作人员随后在众多保姆中推荐了一位,但记者问及她是否经过看护患病老人的专业培训时,工作人员只用了“经验丰富”来淡淡回答。这位保姆告诉记者:“现在很多人不愿意看护患病老人,太累、太操心!我以前看过一个老人,每晚起夜七八次,实在受不了。”记者了解到,这里的保姆照顾患病老人一个月至少2600元,价钱并不算太高,但如果雇主觉得干得好,工资还得往上涨,否则保姆就可能撂挑子走人。

  在与这家公司一楼之隔的另一家家政公司,则将保姆分为三个等级,初级、中级和高级的服务项目及对应费用各不相同,以病人护理为例,初级工资为2400—2600元,中级2700—3000元,高级则3000—3500元。记者问到以什么标准评价级别好坏时,工作人员表示:“主要看经验是否丰富,干得年头多不多。”由于春节后找保姆的人比较多,在20多分钟里,记者看到有四五个雇主当场从这里挑走了保姆。

  随后,记者又来到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附近的一家小型家政公司,并大致描述了家中情况:一位半自理老人,一位完全自理的老人,平时的工作主要是做饭,看扶半自理老人,以及适当做些清洁的家务。没等记者话音落下,在座的保姆便纷纷表示不想干,“半自理的不好照顾,现在就想找一个能全自理的老人看。”见到气氛有些尴尬,经理连忙出来打圆场:“他们家主要是照顾一位半自理老人,价格商量好能去的。”听到这些,其中一位保姆表示若能给2600元的月薪就去干。记者提出价格太高,却被经理告知:“今年价格都涨了,现在资源也紧,而且你家的情况很多保姆都会嫌麻烦不去。”同样在问到是否有一些专业的看护老人技能,或者是否参加过专门的培训时,该保姆称:“做饭、洗衣啥的都会,肯定尽职尽责。”一旁的经理也表示:“保姆基本的家务活都会,不用什么培训的。”记者了解到,要想在该公司找保姆,首先要交纳每年500元的服务费,一年中可以不限次数来找保姆,如果工作中保姆要突然离开,公司会派新保姆替代。至于目前市场的薪酬水平,该经理表示:“价格不是乱说的,北京地区有个家政公司群,各地区的价格都有标准,每天会更新,我这里都算低的了。”

  在北京西城区三里河一家较为大型的家政服务公司里,里面林林总总坐着几十位保姆,虽然是在工作日的下午,但来找保姆的市民一样络绎不绝。记者得知,要想从这里找保姆,先要交纳800元的终身注册费,然后再交300元的押金,找到合适保姆后,每个月要交50元的管理费,仅“前期”投入就不少。一位雇主王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我跑了好几家公司,节后很多保姆的工资都涨了,有的‘高级保姆’月薪都得4000多,还得看你家住房条件、老人情况、活累不累,合适的实在太难找了。”

  保姆市场四大顽症

  目前我国的保姆行业,一方面呈现出“水涨船高”的局面,另一方面却是雇主抱怨不断,频频出现纠纷,这其中到底暴露了哪些问题?

  从业者门槛太低。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想从事家政服务行业,无论是以公司的名义,还是个人的意愿都很容易。据中国家政服务协会最新统计,北京有4100多家家政服务中心,其中大多都是经营不规范,甚至无证经营的小公司,正规注册的公司最多几百家。记者了解到,这些公司以会员制的形式经营,主要收入来自保姆的中介费和管理费,根据服务项目的不同,中介费大概在300元—1500元不等。一位曾经从事过保姆工作的陕西人史女士告诉记者:“家政公司抽成很多,签合同后不仅要交管理费,每个月的工资还要被提走不少,所以有的人干一段时间后就会脱离公司,自己找人家,甚至还有人干不下去就直接回老家,连押金也不要了。”因此,家政公司不得不招揽大批应聘者,想从事这一行业的人,几乎不需要任何考评就能进入。记者在采访时,就碰到两位应聘保姆的人,工作人员简单问一句,就允许其成为会员。

  薪酬制定没有具体标准。北京市民王女士已经给老人找过九年保姆了,可以说是看着价格“一路狂飙”过来的。“因为物价飞涨,薪酬上涨也可以接受,但这行业涨得太快了,也没有个标准,说多少就是多少,价格涨但保姆素质却没有涨,这么多年换过的保姆都记不清多少了。”对于这些,一位从事家政服务行业多年的业内专家告诉记者,“由于行业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全靠市场行情来定价,所以价格会出现涨幅快、反差大的情况。”有的家政服务公司初级和高级只有一字之差,保姆收入差别却很大,但技能上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一位家政公司负责人甚至形容,这是一个“只拼价格,不拼服务的畸形行业”。如果你的价格低了,消费者肯定认为不够档次,同行也认为你不随行就市,反而没了立足之地。

  没有培训就上岗。据北京市家政协会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的保姆中,初中以下学历的占92%,大部分来自农村,文化水平不高,而从事月嫂、育儿嫂、病人护理等服务项目必须经过专业培训。但记者调查时发现,做岗前培训的公司少之又少。一方面培训花钱花精力,另一方面,多数家政公司为会员制管理,与保姆不签署劳动合同,保姆可以四处“打游击”,她们更在乎哪家公司能尽快介绍雇主。从事过保姆工作的史女士告诉记者:“公司顶多给我们讲讲需要注意什么,然后就想赶紧把我们安排出去干活。”北京市民王女士也告诉记者,“有些保姆纯凭以往经验,提什么要求都不理,重新教她们还不乐意。”

  频繁违约难维权。王女士表示,这么多年来,最难以接受的就是保姆说走就走,一点不负责任。“有的保姆刚来了不到两天就以各种理由要走,家政公司匆忙找来的人也很难令人满意。有的保姆甚至会突然离开,连个招呼都不打,公司也找不到,很让人气愤。还有的节前已经说好,也签订协议说节后回来,可到现在也没信儿,家里也不能干等着,只能再找。”而本报联合新浪网、12580生活播报做过的一项万人大调查显示,人们对保姆满意度普遍较低,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频繁违约。在记者随机采访的10个家庭中,7个平均每年至少找3个保姆,有的多达6个。更令人气愤的是,保姆走了或者犯了严重错误,雇主找到家政公司,他们却不承担任何责任,因为合同中就没有赔偿这一项,顶多再找一个接替者。

  畸形局面如何扭转

  对于被饱受诟病的行业内问题,北京家政服务协会会长李大经分析,许多保姆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流动性大,她们往往因家里困难而暂时入行,等到困难解决后,不少人就会离开,虽然会签署合同,但制约力不大。此外,不少专家均表示,最重要的是我国目前还没有专门针对家政行业的法律法规,入行门槛低,行业自律和企业诚信体系建设也相对滞后。对此,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建议,政府应尽早对家政公司进行统一管理。而企业除了加强员工技术、专业、文化等相关培训外,还应尽快实现“企业员工制”,使家政从业人员走上职业化规范道路。北京市商务委服务交易处处长唐永宏也表示,家政公司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改变以往的中介制,不仅有助于留住员工,对其行为也更有约束力,政府也可给予一定补贴。

  最后李大经指出,消费者挑选保姆时要擦亮眼睛。首先选择经过政府部门批准、有一定规模的正规家政服务组织;二是要查看家政服务员的身份证原件、体检证明。此外,保姆领进门后,先要对她进行日常培训,例如家用电器的使用情况等,更重要的是交代一些生活细节,比如老人身体如何,需要怎么照料,性格如何,有些什么喜好,喜欢吃什么,玩什么,平时吃的什么药,怎么吃药等。雇主也要放平心态,不要对保姆太过挑剔。▲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